纯吃粮

【一年生/KA】Just a Fling 露水情缘 Sugar daddy AU 短篇

炸茄子串儿🍆:

又名阿日包养小狼狗 都市言情again
设定:土豪基佬Arthit X 牛郎?大学生Kongphop 


原脑洞: http://yunyun12.lofter.com/post/1d0157d0_f6f0029


 


正文:



“叮咚,叮咚”
 
Arthit是在周六早上八点被门铃吵醒,他撑着宿醉的脑袋,拖着过长的睡衣,只穿了一只拖鞋,摇摇晃晃的穿过前厅在一片昏暗中去开门。
 
甚至在打开门之后,他都只能无力的靠在门板上,双眼无神的看着身穿Oscar de La Renta 黑色低胸连衣裙,妆发精致的Namtan提着两个Dior的袋子在门口看他。
 
“我对女人不感兴趣,谢谢。”说完Arthit就想把门关上。
 
“嘿嘿嘿,Arthit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门摔在我脸上?”Namtan用脚抵住门,看着门板堪堪抵在她的红底Christian Louboutin上,发出尖叫。
 
“那你怎么可以在周六一大早穿成这样来敲我的门?你知道的,周末不到11点我是不会起床。”Arthit无奈的侧开身,让Namtan进来。他知道如果他真的毁了Namtan 红底鞋,接下来的每一周末他都别想睡好觉了。
 
Namtan大摇大摆地提着手上的Dior袋子走进来,小心的避开地上的啤酒罐。推开沙发上的摞起来的文件,将袋子放在大理石茶几上。捏着鼻子拉开了客厅里的遮光帘。
 
阳光流泻进来的那一刻,Arthit忍无可忍的用手挡住照进眼帘的光线,一下子的强光刺激几乎要让他的眼眶发红。
 
“哦,我的小可怜,你不是要哭了吧。”Namtan回头看到Arthit发红的眼睛,想要过去抱住他。
 
Arthit避开Namtan的怀抱,走到流理台前给自己做了一杯Espresso。他斜靠在一旁看着棕色的液体从银白色的金属管里缓慢滴落,咖啡的浓郁香气一时间溢满了房间。
 
Namtan也循着味走过来,瞅准最后一滴咖啡掉落的时机,敏捷的在Arthit之前劫走了杯子。
 
“那是我为自己泡的!”Arthit试图从Namtan手里夺回杯子,却被她敏捷的躲过。
 
“不,你现在要做的是马上到淋浴间冲个澡,刷牙洗脸收拾好自己再出来见人。”Namtan一边说着一边端着咖啡走回沙发,翘起腿颐指气使。
 
“首先你在周六早上吵醒我,然后是抢走了我的咖啡,现在又命令我去收拾自己。我可以问一下,这是为了什么吗?”Arthit双手撑在流理台上,看着在鸠占鹊巢的Namtan,无奈的叹气。
 
“因为今天你是我的plus one。”Namtan摇摇手上的邀请函。
 
细白的手指间夹着通体墨黑的邀请函通体,简单素雅,只有在正中用烫金的字印上了画廊的名字。可那漂亮的花体字比厚重窗帘布之后的阳光更猛烈地刺激了Arthit的双眼。
 
“我说过我不会去的。”Arthit裹紧了睡袍,将自己缩进厨房的角落里。
 
“看看你这地方,都是啤酒空罐和速冻食品的味道,你已经多久没好好吃一顿饭了?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走出屋子直面你的心魔。”Namtan转过头来看他,背着光线的神情格外严肃。
 
“不,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回去补上一觉。”Arthit不理睬Namtan,径直往卧室走去。
 
Namtan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,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哒哒作响,一把抓住Arthit的睡袍阻止他前进:“不行,我不能忍受你继续在家里发霉了。”
 
“Namtan,我还在休假,我有权利窝在家里发霉。”Arthit用力拉开Namtan的手。
 
“人家都已经恩恩爱爱了,你还要霉到什么时候?”Namtan绞紧了手指,不肯放开。
 
“既然他们已经这么恩爱了,我为什么还要去看他们在我面前秀。”Arthit转过身对着Namtan,语气中充满了无力。
 
“因为你需要向他证明,没有他你依然过得很好。”Namtan也红了眼眶,带着哭腔哀求道“就当是为了我?”
 
Arthit叹了口气,又看了眼自己的挚友,从小他就抵挡不住女孩子的眼泪,心软道:“好吧。”
 
“Oh,yeah!”Namtan几乎兴奋的跳起来,再没有之前可怜兮兮的样子,即使见过很多次,Arthit依然不能习惯自己闺蜜变脸速度之快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Arthit擦着半干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,就见Namtan满脸兴奋的举着一套Dior Homme经典标瘦纯色西服套装站在门前,甚至还附带了繁复的胸针和蝴蝶领结。
 
“我们只是去参加画廊的开幕式,不用穿的这么隆重吧?蝴蝶领结,你是认真的?”
 
“当然,今天你必须艳惊四座,把那个抢你男朋友的小骚鸡比下去。”Namtan将西装硬塞到Arthit的手上。
 
“首先,我们是和平分手的,另外你口中的那个骚鸡的年龄已经够当你爸爸了,还是积点口德吧。”Arthit打量着手里的西装,Namtan的品味一向很好,只是这个尺寸……他不确定自己穿的上。
 
Namtan明显看出了他的疑惑:“宝贝儿,先去试一下,你要对自己的身材有信心。”
 
Arthit半信半疑地拿着西装回到卧室换上。推开门的一刹那,他确定自己看到了Namtan眼里冒出的精光,就是那种她在酒吧里看到一个超级火辣的帅哥,恨不得把他当场扒光的眼神。
 
“咩咩咩,我的眼光就是好,这套西装你穿着简直完美。我就说和Jay分手给你打击很大,看看这小细腰和小细腿都快瘦到埃塞俄比亚水平了,就是这脸……”
 
“闭嘴。”Arthit白了Namtan一眼,仍然不得不赞赏她的眼光,换上的西装分毫不差,完美的勾勒出流畅的腰线。Arthit对着一旁的全身镜整了整自己的领子,双手拂过挺括的肩头,感受精致的面料在手掌下细腻的触感,又顺势向下划过腰臀,连自己都不得不赞叹这腰臀比例。
 
第一次Arthit感受到Dior Homme的意义,不仅是品牌和质量,更多是穿着这身,你就有一种感觉,自己不仅瘦削而且依旧鲜嫩着。
 
“对了,我还给你买了今年秋冬秀场新款的双排扣修身大衣,仅此一件哦。”Namtan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指了指沙发上另一个袋子。
 
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?”Arthit抬起下巴,让Namtan帮他整理那个夸张的蝴蝶领结。
 
“恩?刷你的卡买的。”调整完,Namtan满意地拍了拍Arthit的前襟,欣赏自己的杰作。
 
“你什么时候?不对,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?”Arthit疑惑的退了一步,看着自己眼前的闺蜜,再一次受到了冲击。
 
“你的密码从高中开始就没变过,不一直都是你的生日加上Jay的生日么?我劝你早点换个密码吧,人家都怀抱新欢了,就你还念念不忘。”Namtan满不在乎的说,抚着下巴愉悦地欣赏着Arthit的腰臀曲线。
 
“你放心,光为了防你,我今天回去就换密码。”Arthit扶额,走到沙发坐下,喝了一口闺蜜剩下的咖啡。
 
“换吧,反正我昨天已经刷了一个Dioramma了。”Namtan炫耀一般的拿起身边的新包包给Arthit看。
 
“又没经我允许?”Arthit斜着身子倚在沙发里哭笑不得地看着Namtan
 
“你不是刚做完一个项目么?分成不少于七位数吧,一个包包就当送我的宋干节礼物啦。”Namtan走过来搂住Arthit的脖子撒娇。
 
“现在离宋干节还有三个月。还有我的Dior Homme要被你弄皱了。”Arthit面无表情的推开她,用手拍了拍毫无皱褶的肩膀。
 
“提前,提前嘛!快快快我们该走了,就算不塞车我们都要来不及了。”Namtan催促着Arthit起身。
 
“不是还有一个半小时么?开过去至多45分钟。”Arthit看了眼手表,疑惑道。
 
“走啦,我还要惊喜给你。”Namtan直接一把拉起Arthit,声音里有掩饰不住地兴奋。
 
“我只希望不要是惊吓。”Arthit拿过放在鞋柜上的钥匙,任Namtan拉着他走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Arthit将车驶进地下车库,看着后视镜倒车,完美的停在两辆车的缝隙里。

车子停稳的瞬间,一直安静地低头用手机在和谁发着短信的Namtan突然抓住了Arthiy的手臂。

“其实,今天你不是我的plus one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Arthit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闺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那个…我不仅用了你的卡shopping …为了让你能在Jay面前扳回一城,我还给你找了一个男伴…”Namtan说着头越来越低,几乎要躲进自己的臂弯里。

“男伴?哦…你不是吧…你为我找了一个男 女支?”Arthit睁大眼睛看着Namtan,不敢置信。

“那不是男 女支,是高级伴侣!专为你这种成功人士装点门面用的…”Namtan探出头来反驳。

Arthit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,强迫自己冷静。“我不需要什么挽着我手臂微笑的Arm candy,来参加前男友画廊的开幕典礼已经够让我尴尬了。如果被他们发现我需要花钱找人来冒充我男朋友…”

Arthit几乎要仰天长叹了,他胡乱比划着要求Namtan:“你现在立刻马上把这件事……取消!”

“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他的,而且他已经到了…”Namtan指了指车窗外的人影。

Arthit顺着她的指的方向往外看,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正双手插兜站在车外。黑色的手工西装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型,宽阔的肩背,细窄的腰身,饱满的胸膛在紧身衬衫下呼之欲出,修长的双腿腿型完美。

如果不是眼下这个情况,Arthit一定会忍不住在心里为他吹一声口哨。

年轻人和Arthit目光相接,眼睛里霎那间宛如落进一道光芒,将他整个人都点亮起来,越发显得英俊出众。

Arthit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一拍。

那人面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俯下身伸手为Arthit打开车门。

Arthit跨出出门,视线落正巧在那人搁在车门上的细长手指。十指纤长,骨节分明,指甲修的圆润平整。

连一双手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。Arthit不得不承认,Namtan的品味真的很好,而且足够了解自己…

年轻人向着Arthit伸出那双好看的手,声音清亮:“你好,Arthit么?我是Kongphop,你的男伴。”

Arthit也伸出手去握住,Kongphop的手掌干燥,掌心温热,握手的力道恰到好处。

时机也掐的精准,不会过长令人生厌,也不会过短让人觉得不够尊重。收回手时,不知是不是Arthit的错觉,他感觉Kongphop的食指在自己掌心挑逗的划过,一触即放。
 
Arthit抬头起来看了他一眼。Kongphop嘴角还是挂着有礼灿烂的微笑,灿若繁星的眸子望着自己。

但他的身体却不知何时朝Arthit的方向靠近数寸,一下侵入Arthit的个人空间,有意无意地隔着西服轻碰他的手臂。
 
Arthit往后退了一步,转身关上车门。就看到Namtan已经下了车在一旁窃笑。他知道Namtan早就把自己吃的死死的,Arthit根本没办法对这个如此符合自己口味的男伴Say no…

chapter 1 end

作者的废话:sorry,又开了新坑,长度大概和DWM差不多,类型也差不多,短篇快速完结。

ps:这篇,Arthit大概…可能…会很…gay




例行广告time:一年生完结文、连载、脑洞、坑总结 (持续更新)

评论

热度(312)